78歲老人「回顧退休生活」坦言:請過2次看護去過養老院 才明白「晚年最好的歸宿」在哪裡

每個人都會面對衰老,但處理的方式卻並不相同。有的老人喜歡享受天倫之樂,兒女環繞,孩提簇擁,熱熱鬧鬧得非常溫馨;也有老人更喜歡與自己的老伴、同年齡段的朋友每天安安靜靜地過日子,下棋打太極。

但並不是每種路都走得通,許多老人就因為晚年生活沒有選擇好,日子過得非常艱辛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今年已經78歲的朱大爺,回顧自己退休這十幾年,可謂百感交集,五味雜陳,這些年他陸續體驗了各種老年生活,最後感慨:

 

 

「我請過看護,去過養老院,才明白晚年最好的歸宿在哪裡!」

面對鏡頭,朱大爺自述了從退休到最近的全部經歷。他用他並不離奇的十幾年,經歷了各種老年人可能過上的日子,兜兜轉轉,回到了他最不願意的一種。

01 親歷養老院:與想象出入巨大

朱大爺出生在安徽省蚌埠市的一個小村子里,他剛出生時,家裡條件非常差,兄弟姐妹好幾個,每天都吃不飽飯。後來他們都長大了,有了出去幹活的能力,才算是能吃飽飯,過上溫飽的生活了。

朱大爺當時是村子里極少數念過高中的人,談不上有學問,但是眼界思想也開放了不少。憑著自己的知識,他開始在村子里做小生意,漸漸地積累了一筆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後來他果斷決定進城打工,憑藉著手頭的積蓄和幾年打工下來掙的錢,在縣城買了一套房。朱大爺的大半生都搭在了這套房上,兒子出生以後,又把精力集中在他身上,供他上大學,娶妻生子。

 

 

忙活了大半輩子的朱大爺,雖然身子骨依然硬朗,但是精神大不如前了,沒了幹勁。眼看著兒子成家立業,自己也算是鬆了口氣,幫著帶了幾年孩子。

2004年,朱大爺退休了。退休之後,他原本想著回到鄉下,和自己的老伴安度餘生,過一過自己理想中的生活。

但是朱大爺的老伴積勞成疾,沒多久就住進了醫院。朱大爺顫顫巍巍地每天給她打飯,伺候她,想要她早點好起來。但是老伴還是沒熬住,不久就去世了。

老伴的離世對他打擊很大,儘管兒子一再提出想要把他接到自己家裡照顧,但是他始終拒絕了。朱大爺把自己這些年存的錢拿出來數了數,有三十來萬。

 

 

他搬到了縣城的那套房子里,小區有志願者經常上門問候老人家,以防他們生病沒人發現。但是自己無依無靠,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,每天吃吃睡睡,孤獨得很。

於是朱大爺想到了養老院。他專門了解了一下養老院的情況,每家都有寬敞明亮的宿舍,營養均衡的伙食,齊全的娛樂設施。

朱大爺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一個畫面:「當時我就想著,要是每天睡醒吃點早飯,出去遛遛彎,跟人下下棋,晚上看電視;一日三餐有人做好,什麼也不用擔心,多好啊!」

於是他迫不及待地選擇了一家口碑不錯的養老院,交了錢就搬進去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但是一進門朱大爺就傻了。這個養老院的確不小,也不算臟。但也許是清理不幹凈的大小便、嘔吐物在作怪,充斥著一種讓人難受的味道。

他看到一些起碼八十歲的老人,推著帶滾輪的小椅子上廁所,身邊跟了一個護工。那個護工雖然談不上嫌棄,但臉色也沒多好看。忽然,老人停在了原地,護工蹲下來一看,原來是沒走到廁所就忍不住了。

 

 

朱大爺愣了會兒,提著行李往宿舍走。推開宿舍門,他又一次失望了。三十來平方米的屋子,擺著四張床,共用一張桌子,中間有一個小電視。

朱大爺當時還特地去看了下,發現陽台的窗戶是鎖著的,也許是為了防止老年人不小心掉下去。但是這樣一來,通風就成了問題。

兩個舍友見朱大爺來了,臉上沒有半點歡迎的笑容,反而有些排斥。還有一個老人,靜靜地躺在床上,即便屋裡動靜很大也沒有看一眼。後來,朱大爺才知道,這個老人是個聾人,兒女不孝,把他塞到這裡就沒有管過。

朱大爺拿出提前準備好的酒水、食物,打算跟幾個新朋友分享一下,喊了半天也沒人捧場,只好尷尬地收回去了。

 

 

房間里坐不住,他走到活動中心,準備約人下棋。但是活動中心非常冷清,零零星星幾個老頭,坐在石桌上,靠著大樹、欄桿在睡覺。

朱大爺有些失望,他開始懷疑自己來養老院到底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。就在這時,他的兒子來電話了,兒子先是解釋自己上午開會了,沒辦法送他過來,想下午來看看他。

朱大爺連忙拒絕了,他裝作開心的樣子,說自己正在和幾個老太太聊天,讓他不要打擾自己。兒子一聽也樂了,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掛了電話,朱大爺還是決定住下去。他不想讓自己的兒子擔心,怕影響到他的工作和家庭生活。

到了中午,護工們把飯菜一一送到了宿舍里。朱大爺看了一眼飯菜,就沒什麼胃口了。原來,養老院為了照顧大多數老人的腸胃,飯菜基本上都是非常清淡好消化的花菜、菠菜、煮南瓜,大米蒸得也很爛,炒菜里連個花椒都看不到。

 

 

朱大爺毫無食慾,養老院的第一頓飯,是他自己帶過來的牛肉乾和花生。他愛吃辣,身體也不錯,自然受不了這種飯菜。

「我剛來到養老院半個月,瘦了七八斤,騰騰(朱大爺的兒子)第一回見到我,還以為我病了,後來才知道是餓的。」

相比於物質上的匱乏,精神上的折磨更讓朱大爺無法忍受。他原本以為來養老院的都是精神矍鑠,樂觀陽光的小老頭,事實上這種老人一個也沒有。

這些老人大多是在子女的建議、懇求甚至是逼迫下來的,充斥著怨念,每天都要罵好幾遍自己的不孝子孫。晚上睡覺時,更是有不少老人翻來覆去地嘆氣,就是不肯入睡。

 

 

養老院哪裡有半分頤養天年的天堂的樣子?朱大爺憤憤地決定離開。

在養老院住了二十多天,朱大爺就受不了了,回到了縣城的房子里。他打拚這麼多年,早就適應了獨自生活,洗衣做飯掃地刷鍋,樣樣在行。

02 請過兩次看護,始終不能當家人看待

在家裡雖然有些寂寞、無聊,但是還可以打車去公園玩,想吃什麼吃什麼,也不用擔心被誰管著。朱大爺剛從養老院「逃」出來,自然是要求不高,非常知足。

早上,他睡到九點才會起來,喝碗稀粥,吃個包子,泡上一瓶茶就出門了。中午索性在外面吃,吃完趁著店裡的椅子倒頭就睡,半下午在超市轉一圈,方才心滿意足地回家。

原本朱大爺覺得這樣的日子也不錯,能長久過下去。但是他在逐漸老去,身體一天比一天差。

2010年9月,66歲的朱大爺感冒了。本來只是一個小感冒,但是吃藥打針都不見好,無奈之下住院了,每天掛點滴,吃流食,折騰了半個月才出院。

出院回家,朱大爺好像一下子又老了十歲,渾身沒了力氣,上下樓都成了問題。但是他脾氣越來越倔,兒子再怎麼勸,他也不願意跟他們住在一起。

這天中午,朱大爺提了些豬肉和芹菜,上樓做飯。忽然耳朵嗡嗡響,兩眼一黑,摔倒在地。這次摔倒,雖然沒有傷筋動骨,但是也留下了一片淤青。醫生說是血壓高,不能劇烈運動。

朱大爺的兒子這次神情非常堅定,說什麼也不讓他再自己住下去了。朱大爺無奈之下,想到了一個新辦法:請保姆。

朱大爺的兒子、兒媳每天都要上班,孫女又在上學,即便是跟他們住一塊,平時也沒人管,如果能請個看護照顧他,也算是一個折中的選擇。

兒子同意了,找了家政公司,一連挑了好幾個保看護,最後相中一個皮膚黝黑、模樣憨憨的大嬸。看護不要多麼年輕漂亮,只要能幹、老實、熱情勤快就好了。這一次,父子倆難得意見一致。

幾人很快就商量好了,看護每月工資4000元(約1.7萬台幣),她家也在縣城裡,所以每個月只放三天假,其餘時間一直照顧朱大爺。

看護在上崗前經過了嚴格的培訓,在打理家務等方面讓朱大爺比較滿意。可能唯一的遺憾就是看護人比較內向,不愛說話,而朱大爺又是個滔滔不絕的人,不過這也沒有太大的影響。

自此,朱大爺每天都可以全身心地投入自己的愛好中,不必為衛生、做飯等問題煩惱。而且以他的年紀,的確有些干不動活了。

原本朱大爺就感覺,這位看護的到來非常突兀生硬,她是以一個從業者的身份加入進來的,自然在態度方面沒有子女、親人那般好。朱大爺起初不介意,覺得只要時間久了,關係就會緩和很多。

但是一年多過去了,這位看護依然每天默默地收拾好東西,隨後緊閉房門,這讓朱大爺感到很不自在。

再後來,看護的工作積極性也下滑了不少。因為她發現,不管是勤勤懇懇地干一天還是敷衍著來,他都沒有什麼意見,但是兩者的麻煩程度不可同日而語。

於是她開始想方設法地偷懶。有些味道比較大的衣服需要仔細手洗,但是她一股腦丟進洗衣機里,每天晚上才沖一次馬桶;地面不到髒得朱大爺受不了,開口叫她去拖,她是絕對不會主動清掃的。

以前的飯菜豐盛可口,隔一兩天就要去超市買,基本上不帶重樣的。現在天天都是白粥、炒菜。

朱大爺也察覺到了看護的懶惰,工資照發,活兒卻不幹,簡直是帶薪白吃住。無奈之下,朱大爺只好辭退了她。

兒子也知道了這件事情,另外安排了一個看護過去,但是朱大爺拒絕了。朱大爺覺得,公司里的看護都「太悶」,而且時間久了總會怠慢。

碰巧,朱大爺有一個四十來歲的同鄉也在縣城,剛剛失業。朱大爺以前是她的鄰居,一直當自己半個閨女照顧著的,這次自然也不能坐視不管,索性把她帶到家裡,準備聘為保姆。

朱大爺對這個「閨女」很好,不僅工資多給了1000塊(約4400台幣),平時吃飯更是一塊兒。以前的看護都只能等朱大爺吃完,再吃點一般的飯菜。

「曼曼(新看護的名字)很可憐,從小跟她爺爺過,我是把曼曼當閨女看的!沒想到哎!」

回想起「曼曼」的作為,朱大爺忍不住潸然淚下。他只有一個兒子,從前在村裡幹活,兒子在外地念書,都是小時候的曼曼上工地給他帶水帶飯。

朱大爺對曼曼毫不設防,曼曼雖然不怎麼會照顧人,尤其是老人,但是勝在愛說愛笑,能逗朱大爺開心。朱大爺對她更滿意,甚至想過真的把她收為女兒。

「我老了,兒子很有出息,不差我這點養老金。他還說,不管是花了還是扔了,都不礙事,只要我高興!所以我也想讓曼曼當我女兒,往後給她點照顧。」

可是曼曼在朱大爺家待久了,也動起了歪心思。朱大爺以前會跟曼曼一起去超市買東西,後來是曼曼自己去,把發票帶給朱大爺報銷。

有一天,曼曼找到朱大爺說,她發現超市南邊新開了一家小菜市場,東西全還便宜,但是沒票,她希望能去那買菜,也好省點錢。

朱大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。但是後來他逐漸發現,這家「菜市場」好像沒那麼便宜,同樣斤數的肉往往要差好幾塊。

於是他悄悄託人跟著曼曼出去,發現她還是去的超市,根本沒有什麼菜市場!曼曼謊報菜價,讓朱大爺很傷心,但是他也沒有往心裡去。

「我當時想著,誰沒個難處呢?她總共多拿了幾百塊,只要知錯就好啊。」

於是朱大爺主動說出了這件事情,曼曼也低下頭認錯,哭著說兒子生病住院了,自己拿不出錢,實在沒辦法。

朱大爺心軟了,他走進屋子,拿出來一萬塊錢給她,算是「預支工資」。曼曼千恩萬謝,又是道歉,才算是過去了。

可是過了不久,朱大爺忽然發現自己存的現金少了一些。他詢問曼曼,曼曼說是他之前報銷菜錢給她了。朱大爺有些迷糊,但是心裡已經開始留意了。

果然,不久之後,他又丟了1000塊(約4400台幣)。無奈之下,朱大爺只好找到了兒子,說清楚了這件事情。兒子也是一陣后怕,幸虧她只偷了點小錢,萬一因為錢起了歹心,後果不堪設想。

朱大爺的兒子當天就報了警,警察稍加審訊,曼曼就承認了偷錢的事實。朱大爺傷心不已,但是也沒有深究,就這麼打發曼曼走了。

03 最好的歸宿:與家人在一起

這下子,兒子實在不放心朱大爺自己住,說什麼也要帶著他。朱大爺拗不過,只好答應了。

原本以為,在兒子家過會很不自在,沒想到,這才是他最正確的決定。

曾經朱大爺不想跟兒子住,一是因為怕麻煩他們,招人煩;二是家裡白天也沒個人陪他,太無聊了。

其實,朱大爺每天在家幫忙乾乾活,注意點個人衛生,磨合一下幾個人的生活習慣,根本沒有可排斥的地方。

雖然兒子兒媳白天上班,孫子在外上學,但朱大爺也在兒子的介紹下,認識了幾家鄰居,整天非常快活。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,朱大爺都會提前做好飯,其樂融融。趕上寒暑假,孫子在家裡,更是熱鬧。

在兒子家,朱大爺住了十幾年了,如今他的重孫都好幾歲了。前幾年,朱大爺還能幫著看孩子,後來他身子越發差了,如今只能坐在輪椅上。

但是他的精神頭依然很好,胃口也十足。每當有人問起他過得怎麼樣,他都會笑著點頭,卻說不出一句話。

朱大爺看得很開,他知道自己沒多少時間了,但他有這麼好的晚年生活,已經非常知足了。回想起退休后的點點滴滴,朱大爺忍不住感慨:晚年最好的歸宿就是家啊!

朱大爺以前是個脾氣倔的主,不願意跟兒子住一塊。但是經歷了養老院、保姆一系列事情之後,他才發現,家人才是最值得依靠的。

對老年人來說,最大的幸福無非健康與陪伴。只要還能走動,能想能笑,有家人圍在一起,再難的日子也顯得格外溫暖。

對子女而言,老人在的時候應當盡孝,多陪陪他們,是應有的本分。讓孝心傳承下去,才能實現每一代都老有所依,讓這個家延續。

這世上不止一個「朱大爺」,他是很多老年人的一個縮影和代表。要實現每一代老年人都有歸宿,實際上需要老人和子女的雙向努力。每一代人都有責任把孝道傳承下去,讓我們的社會更加和諧進步。